文 | 刘南豆 李清莉

编辑 | 何润萱

“别再消费我营销少女感了!”

章子怡的一条微博,让本就备受瞩目的《上阳赋》再添谈资。

这是一部杀青于2018年的“老剧”,凭据著名网文小说《帝王业》改编。作为章子怡“下凡”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,据官方数据显示,剧集上线6小时斩获全网热搜34个,上线两天斩获全网热搜55+,可谓是话题度拉满。

然而,民众的期待没能获得质量上的回应。停止毒眸发稿前,《上阳赋》豆瓣评分从开分的5.8上涨至6.2,但相较于这个级别的制作团队与演员阵容,依然不算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成就。种种社交媒体上,也对章子怡有差别水平的吐槽。

章子怡微博下的网友谈论

当话题热度褪去,对于作品自己实在也不乏好评。但对于一部剧来说,口碑可以低开高走,但主流观众是否另有耐心继续看下去就不好说了。

为何这部剧点燃了网民云云高涨的“吐槽”热情?在毒眸看来,“生不逢时”是这部《上阳赋》的主基调,“倒霉”的章子怡踩在了三股浪潮的尾巴上。

第一浪:影戏咖演电视剧,从降维到降级

早年间章子怡走红时,张艺谋就曾奉劝过,“不要演电视剧”。然而,近些年大荧幕转战小荧幕的演员实在不在少数,而章子怡,恰恰是尾巴上的谁人。

纵观这些着名影戏演员转战电视剧的作品,除了少数情形(如《红高粱》)外,其余的要么在口碑,要么在收视上栽了跟头。例如豆瓣评分高达8.1的《天盛长歌》,凭据云合数据连续剧有用播放霸屏指数显示,在天盛长歌播出的2018年8月与9月两个月间,正片有用播放市场占有率在9月排在第九名,在8月甚至没有进入前十。

盛名之下,为何这些影戏演员们依然要转战电视剧?

有的人是出于经济上的缘故原由。如常年出演文艺影戏的秦昊,曾在采访中示意,出演电视剧或综艺是为了给女儿更好的生涯。一般而言,一整部电视剧获得的片酬相比于一整部影戏而言是凌驾许多的。好比秦昊在2019年曾被爆出过电视剧片酬达53万一集,一整部电视剧可以获得2372.23万元的片酬,比起文艺影戏的片酬显然高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也有出于剧本上的缘故原由,谁给的剧本更好就演什么。秦昊曾在采访中透露过自己与周迅的一段朋友圈互动,他问周迅“怎么想起来拍电视剧了?”彼时正在拍《如懿传》的周迅回复他:“现在哪有好影戏啊?送我手里的剧本一个个写得那么傻,怎么演啊?”

但更主要的是靠山是2016年前后,网剧崛起,这种依托于平台的剧集彻底改写了以往电视剧的形态――不再是作为家庭靠山音泛起,而是制作更优良、班底更影戏化的内容。例如《河神》就是由来自功夫影业旗下的闲功夫出品,《无证之罪》则由影界著名制作人韩三平监制。

总的来说,对于这些颇负盛名的演员而言,影与剧之间已经不存在绝对的鸿沟。

在新晋谋女郎刘浩存最新的一则采访中,她透露,曾经和章子怡说过“不要演电视剧”的张艺谋,现在对她改口道:“无论影戏也好,电视剧也好,只要剧本OK都可以接,现在时代变了,要跟上时代。”

尽管云云,电视剧与影戏在演出方式上却是有实实在在的区别的。张译曾在一则采访中提到了他的明白:“更大的区别在于演出的尺寸。在话剧场上,不仅需要让现场最后一排观众都能听清演员的每一个台词,也要让观众感受到演员的语气和心情,因此演出需要只管夸张。而影戏是一个超大银幕,镜头将演员的脸放大到了近7、8米的宽度。演员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脸色转变,哪怕轻轻一眨眼,甚至仅仅是一块肌肉稍微的跳动,都逃不过观众的眼睛。而电视剧的演出则恰巧介乎于两者之间。”简朴来说,由于最终出现画幅的差异,大荧幕细节更多要收着演,小荧幕则要加倍铺开。

对于习惯了影戏演出方式的影戏演员们来说,乍然转战电视剧,在演出上确实容易泛起错位。这或许也是张艺谋昔时劝告章子怡不要出演电视剧的缘故原由。

如章子怡在《上阳赋》中的演出,被网友们冠上了“僵硬”、“苦大仇深”、“瞽者”等标签。

豆瓣《上阳赋》下的部门热门短评

这样的评价泛起,也一定水平上与她历久在影戏作品中“收着演”有关。

知乎 “若何评价章子怡的演技?”问题下的高赞回覆

尤其是作为国内外获奖无数的影后,观众会在演技上对她抱以更高的期待值,哪怕只是演绎得无功无过,也会因落差感而放大失望。同样的征象也在《天盛长歌》《宸汐缘》播出时泛起过,由于张震、陈坤、倪妮都是民众心中的影戏咖,稍有不慎就会马上被打上不满意的标签。而这种评价尺度只会随着入场先后水涨船高――究竟观众会以为,后来者有更多履历可借鉴。

更何况,许多影戏演员转战电视剧,跨度还不仅仅是演出这一项而已。

第二浪: 大龄变低龄,观众难耐

大龄跨低龄,就是这另一“跨”。

《上阳赋》中,彼时38岁的章子怡饰演的角色王儇最更先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。而且,不止主角一人,围绕在王儇身边的少男少女的饰演者们,年数均在35岁以上,形成了一整个大龄剧组。

大龄演员演年轻角色,在近些年行业中实为普遍。前两年有《如懿传》中的周迅,《大明风华》中的汤唯;近段时间有《有翡》中的赵丽颖,《燕云台》中的唐嫣,《大秦赋》的张鲁一,无一例外都是从角色的少年时期更先演。

尤其是近期接连播出的《大秦赋》与《上阳赋》,主角自我介绍年数轻轻,脸上却是沧桑满布,让观众不自觉地将两者联想到一起。作为后来者的《上阳赋》,不巧接档了还未平息怒火的主流观众。

嬴政与王儇的相似度

频频出戏的观众们百思不得其解,为什么非要用年数大的演员演角色的少年时期,不能另行安排年轻演员吗?

从行业的角度来说,实在这无可非议。

,

环球UG

欢迎进入环球UG官网(UG环球):www.ugbet.us,环球UG官方网站:www.ugbet.net开放环球UG网址访问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 *** 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一方面,从投资方的视角而言,随着近些年头部大剧的制作成本水涨船高,控制投资风险变得加倍主要。而咖位高的演员重新演到尾,能保证剧集话题度与热度的连续,是投资上相对稳妥的选择。

其次,从剧作的视角而言,许多剧本的原著就席卷了从年轻到年迈的人生历程,前期接纳年轻演员有种种表达层面上的风险。

好比《上阳赋》原著作者就提出了自己的明白:“她的人生重大事件许多都发生在20岁之前,相爱、丧母、丧子,若用少年演员,能撑起这个阶段的生离死别吗?”

再好比《大秦赋》给出的理由:嬴政前期已经用了两个演员的形象,若是再加一个的话就一共有四个嬴政了,对于观众来说也会造成旁观困扰。

《大秦赋》制作团队接受采访原文

但对观众来说,他们是唯效果论者,更多的只看播出效果。

另一方面,从剧作的角度上看,不启用年轻演员,少年的问题真就无解了吗?实在不然。

例如同样基于着名IP改编的《棋魂》,在原著设定中主角是一名小学生。而为了匹配主演胡先煦的岁数感,剧版《棋魂》修改了主角的岁数设定,调整为中学生,而且顺势在剧作中加入了“加入高考照样当职业棋手”的中国特色逆境,将日本IP改编出本土气概。

《上阳赋》自己作为排挤历史剧,显然比《大秦赋》具有更多改编层面上的自由。因此,哪怕在演员阵容牢固的情形下,岁数违和感也依然有挪动空间。

固然,这是一部四年前就在拍摄的剧,彼时市场上照样蜂拥《美丽未央》之类的剧集,而经由这几年,观众的口味也逐渐变刁,对“违和感”的阈值也逐渐降低。这点,或许是《上阳赋》的制片方未曾推测的。

早年40岁的刘晓庆可以演15岁的少女武则天,虽然演技灵动然则单从外型上并非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。《新白娘子传奇》中叶童女扮男装饰演许仙,但单从扮相上来说其女性特征也并非“毫无违和感”。

在那时的文化环境中,对于角色外型上的“违和”是存在一定的包容度的。一来,人们浏览电视剧时的心态与浏览话剧类似,无论是服化道照样特技效果,或许与现实不完全一致,但不故障他们施展自己的想象去填补,将关注点更多地落在人物的演绎上。二来,彼时国产剧精品甚少,制作能力与专业水平有限,忍受违和感也是不得已。

例如被网友戏称为“丫头教教主”的“西门大妈”的杨钧钧,同样是以不相符角色年数的扮相出镜。但由于她是那时多部剧集的投资人与监制,拥有选角上的绝对话语权,因此岂论观众是否买账,这样的情形都难以避免。

但现在,随着中剧崛起,观众已经将国产剧里的顶尖作品与Netflix相比较,不但在题材、拍摄上有诸多要求,对演员细节也具有了较高鉴赏能力。在这样的审美下,当观众蓦地发现,“该是15岁的少女眼角竟有鱼尾纹”,对于其进一步的演技睁开与剧情走向,也就失去了浏览的基础。

更主要的是,在平台内容爆炸式供应下,现今观众追剧时另有“黄金七分钟”的定律存在。腾讯视频电视剧副总监孙宏志曾在2019年总结了平台观众的追剧纪律――“黄金七分钟,生死前三集”。“第一集的弃剧用户中有35%是在前7分钟内弃剧,第7分钟之后,所有拖拽、快进以及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会有提升20%,险些有40%观众会在前三集就弃剧。”简朴来说,若是没能在前几分钟捉住观众的心,这部剧大概率被会许多观众放弃。

《上阳赋》正是吃了这个亏。在剧情开展初期就因人物设定与观感不符,使得观众发生反感进而弃剧之后,即便后续情节相当精彩,也难以再唤回流失观众的心。现在,《上阳赋》的豆瓣评分已经从开分的5.8上涨至6.2,而且还在连续上涨中,有可能复刻《如懿传》和《宸汐缘》的口碑逆袭之势。但即便云云,后续的热度与播放量想节节攀升也并非易事。

第三浪:终将被甩掉的大女主?

最后一个尾巴,是属于大女主的。

许是受到《甄�执�》的启发,2015年前后市场上涌现出一批从女性视角出发,让女性成为焦点掌权者,讲述某一女性发展履历的电视剧,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――大女主剧。

据 *** 数据统计,2017年整年制作电视剧1.6万集,其中50%以上都是大女主剧,古装剧在其中占35%左右,女权题材更是占比70%-80%。“女强”、“女权”成为古装电视剧中最热门的主题,在2017年前后,已播与未播的大女主剧数目高达100多部,翻看一下观众熟知的青年女演员的作品列表,险些人手一部。

这些大女主剧通常都来源于 *** 上最火的网文IP,《女医明妃传》《美丽未央》《醉玲珑》《楚乔传》《大明风华》……这些小说自己就有壮大的女性粉丝基础,具有先天的热度和关注度。

这些 *** 小说打开了一个影视剧改编的新世界。以往的电视剧都是在男权社会的语境下睁开的,女性角色在其中,更多的是依附男性角色而存在。而大女主剧都以女性为主角,知足了不少女性观众的燃点。

加之已往几年,女性头脑迅速醒悟,也让“大女主剧”赶上了这一波时代浪潮。据Mob研究院《2020“她经济”研究报告》显示,从75后到95后,硕士及以上学历女性占比从1.6%上升至7.6%,占比已经反超男性;男女收入差距也日渐缩小,95后男女占比差距仅有0.1%。收入与学历上差距的弥合反应到女性身上,即是她们也比过往更重视“小我私家价值”。

前几年,大女主剧基本可以分为两种类型:一种是《延禧攻略》《如懿传》《芈月传》这类权术宫斗剧,另有一种是类似于《楚乔传》《扶摇》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这种不停“打怪升级”的发展型女主剧。但惋惜的是,这些层出不穷的大女主剧,外面上看起来女主有事业、有选择、有智慧和盘算,但实际上依旧无法脱节“玛丽苏”的内核,几男爱一女,英雄救美的情节触目皆是。

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里的丽姬拥有守护她的荆轲,敬服她的秦王,历史都因丽姬而改变。《楚乔传》里的贵族宇文�h、世子燕洵、皇子元嵩、太子萧策无一不恋慕女主,岂论楚乔遇到任何危险,面临任何难题,他们都市实时泛起帮女主扫清障碍。

这些国产剧中的女主们,她们人设单一、同质化严重。拼事业的过程中,女主依旧时刻需要被男性角色珍爱,靠男性角色开路,人物经不起推敲。女主们并非真正掌握了自我价值,只是外面掌权,最终照样走不出偶像剧的套路。

对比之下,美剧《傲骨贤妻》《绝望主妇》,包罗去年爆红的《致命女人》等女性作品,则更切中要害,讨论女性生计痛点,是真 “大女主剧”。

因此,在连续靠近6年的套路化大女主剧井喷期后,观众们逐渐发生了审美疲劳,收视率与口碑均不尽如人意。毒眸整理了2015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大女主剧及评分,除《延禧攻略》在类型化上有所创新,评分较高之外,其余均没能突破6.5。

在影视行业回调,大IP寂静之后,大女主剧也基本走进了尾声,取而代之的是更相符女性主义的现现实题材电视剧。而没能在大女主剧井喷期“赶上车”的《上阳赋》,在2021才急忙上线,已然格格不入。

事实上,从剧集自己的品质而论,《上阳赋》并非一无是处。

在制作班底上,《上阳赋》的团队都是久经业界磨练的。总导演是《英雄》《我的父亲母亲》的摄影师侯咏;美术总监韩忠和章子怡合作过《英雄》以及《十面埋伏》,还曾是《如懿传》《智囊同盟》的美术设计;灯光指导也是与章子怡合作过《一代宗师》的邹颖伦。这样的班底给画面、美术、造型、灯光等多方面提供了保障。在不少观众评价中可见,影戏级的视觉体验,是国产剧中少少能提供的。且随着剧情走入后半段,实力派演员的小我私家魅力连系角色的人生阅历铺散开来,有望实现反转。

只不过,审美自己就是周期性流转的。“影戏人演电视剧”、“大龄演员演年轻人”、“当红女星演大女主剧”,恰巧三股潮水都流到了终点,让观众失去了耐心。本来在两年前就杀青的《上阳赋》若是尽早开播,在中流的浪花中不说何等精彩,但或许也不至于陷入差评的漩涡。

上海新闻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上海新闻网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收购usdt(www.caibao.it):争议的《上阳赋》,“倒霉”的章子怡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usdt第三方支付(www.caibao.it):莱纳你坐啊是什么梗 莱纳你坐啊出自第几集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